朔州视听网

写在春天到来之前

来源:朔州作家编辑:2020-02-07 查看数0

这个年,前所未有地过得紧张、凝重,频繁地翻手机以关注疫情进展。

2020年1月23日,即农历腊月二十九,晚上回到家,想着明天起就可享受七天假期了,心情略有放松。每到年底,忙碌之后的疲劳与懈怠,使人像没了弹性的猴皮筋。睡前留意了一下单位群,看到卫健委通知假期期间各医院照常上班。看来疫情已经到了较严峻的时刻,否则市里不会临时发这样的通知!好吧,明日上班。心里并没有多少抵触,更多的是紧张和忧虑。

算起来,这是经历过的第二次大瘟疫了,上一次的“非典”记忆还未被时间移平,“新冠”又汹汹而来。

在医院呆久了,见多了死伤与病痛,你会觉得,能够健康地活,能够自由行走,就是至高无上的幸福。

八点准时到单位,“发热门诊”的指示牌赫然立起。同事们也陆续到了,毕竟除夕,门诊病人不多,但他们每个人在各自的科室、各自的岗位,仍像平时一样认真工作,听不到一句怨言。如若此刻上级一纸命令要求驰援武汉,他们也不会推辞的,像2010年的玉树地震,作为医疗救援队的一员,很多同事是自告奋勇要出去的。仍忘不了那一年的暮春时节,塞上朔州的风还是冷硬的,他们裹着厚重的棉衣,带着医疗物资急急远行的背影……作为医护,在病患、在伤者面前,他们是尽了自己的医学知识和技能去救治的,假如救治不成功,那绝不是他们的初衷。一位同事在没能救活一个从高处坠落的孩子后,当转身面向孩子的母亲时,脸色苍白,眼里有泪。他多么想救活那个孩子!可孩子在被送进医院时已经没了生命体征。

纵使医术再精湛,也有无力回天时,比如绝症,比如这场突如袭来的瘟疫。可是只要有一线希望,他们就会去努力,哪怕承受被感染的风险,哪怕以生命为代价。2003年的“非典”疫情,全国共有病例4698例,其中医务人员917例,死亡284例。每一次疫情降临,奔跑在危险与死亡最前沿的都是医护人员。

医者仁心,并不是他们的灵魂如何高尚,只是因为他们热爱自己的职业,职业的使命感令他们别无选择,同时对生命心存敬畏而已。

在这场瘟疫中,在每个省份的各大医院里,有身怀六甲的医生仍然战斗在一线,也有耄耋之年的老者重披战衣。防护服一旦穿上,工作八小时内不能进餐、不能喝水、不能去厕所,多数时候还要超时工作,要面对死亡、面对病人的撕扯、嚎啕、摘下口罩向他们咳嗽、吐口水。在医疗物资紧缺的情况下,他们甚至连口罩、护目镜、防护服都没有,完全暴露在细菌下,被细菌包围。在种种压力和冲击下,他们也有自己的情绪,有低落、也有崩溃的时候。他们不是口号里的钢铁战士,他们只是一群用单薄的臂膀、用生命护佑生命的人。1月即将结束,又出现了两位医生遭“新冠”患者家属殴打的事件。这些信息读来是令人心痛和心酸的——为作为医者的他们的艰难和无辜。

大疫当前,国有危难之时,如果我们不能为疫区和感染者伸出援手,那么请理解和善待医护人员!善待这些行走在无形的硝烟里和生死线上的白衣战士吧!

作者:北方  山西省作协会员  山西女作家协会会员  有作品发于《延河》《海燕》《都市》《小说月刊》《山西日报》等报刊。

用户评论

已有0人评论,0人参与
    北京快乐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