朔州视听网

烟囱

来源:朔州视听网编辑:2020-01-16 查看数0

记忆里的烟囱头上总是顶着一丛丛的浓烟,连着云彩,灰蒙蒙的,像是老头们嘴里叼着的一根根烟卷,不间断得散发着混杂着生活气息的烟雾。烟囱是我记忆中对于老厂的全部概念。

老厂成立的不算早,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,在多年的筹备后悄然诞生。于是年轻人们或是胸怀报复、或是随波逐流,就这样加入了这个大家庭。有些人也许意识到了自己作为这个巨大机器中的一个零件的重要性,开始全身心的投入工作。那一天,烟囱里第一次散发出了滚滚的浓烟,带着他们对于未来的期许,以及一个新厂蓬勃的生命力。

老魏是80年进得厂子,技校毕业就分配来了,他没有多想,就这样迷迷糊糊得开始了自己在厂子里的生活,那时的他也许从未料到自己的一生都将在这里度过,自己的所有都将献给这座厂子。那不是一个忙碌的时代,但年轻人们还是充满了干劲和期待。老魏只是默默以一个“齿轮”的身份努力着,对于那个时代的他们而言,兢兢业业是理所当然的,努力的目的性也没有那么强,老魏就这样在运行一线干了4年。82年老魏在班长的介绍下认识了叶子,他老婆。叶子是新分来厂子的,别到耳后的卷发是那个年代最流行的发型,叶子的脸圆圆的,眼睛也圆圆的,娇小的个头,嘴很大,笑起来总是会露出牙床,但还总喜欢笑个不停。老魏一问才知道叶子是他的老乡,早些年和爸妈去了外地,这些年才回来。

老魏那时候请叶子看电影,太害羞不敢和叶子坐在一起,就买了四张电影票,两张给叶子和室友,两张给自己和室友,就这样在电影院的两个角落他们看了在一起后的第一场电影。每隔两个星期的周末,老魏会蹬着自行车去菜市场门口的熟肉铺子买一只烧鸡,打几两散装的白酒,再返回单身宿舍。烧鸡给叶子半只,自己留半只当下酒菜。隔壁老黄的宿舍有个小小的黑白电视机,一群单身青年们一到双休日就挤在同一个小房间里,边喝酒边吹牛,小小的电视机在旁边为他们的热闹伴奏,这是老魏的20岁。

86年厂里给结婚的双职工分房,老魏和叶子就这样稀里糊涂领了证,那天是集体婚礼,在食堂里十几对新人就这样草草了却自己的终生大事,但想起来老魏也不觉得遗憾,他也不知道婚姻该是什么样子的,他只记得叶子靠在自己的肩上,脸蛋红扑扑的,一瞬间他的肩膀沉了许多。烟囱里的烟徐徐向上,这次伴随着养活一厂人的责任。

87年儿子小魏出生,厂里效益越来越好,老魏提拔了组长,日子越来越有模有样了,只是叶子总是莫名其妙的发脾气,老魏摸不着头脑,他觉得女人真奇怪。叶子拆了去年给他打的毛衣,开始给小魏打毛衣毛裤,叶子不像以前那样苗条了,她的齐肩卷发也剪短了,变成了所有这个年纪女人最常见的短发。

97年周围的一些同事都悄悄生了二胎,小地方计划生育没那么严格,老魏也有些心动,他征求叶子的意见,叶子说,儿子越来越大了,正是花钱的时候,再要一个孩子家里会更吃紧。老魏没言语,有些脑子活套的同事已经开始去厂子外挣钱了,干了这么多年也就是个办公室主任,叶子虽然从来没抱怨过,但说不羡慕是不可能的。那天老魏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考虑了很久,觉得还是待在厂里好。

老魏考上了高级工程师,工资评级又得涨上一涨,他在吃晚饭的时候,若无其事得和叶子提了一嘴,叶子没说话。他靠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,叶子给他削了一个苹果,又给他捏了捏肩膀。“咱换套房子吧,厂里分新房,我去申请一下,看看能不能抽到号。”老魏吃着苹果和叶子说。

01年他们搬进了新房,叶子身材日益臃肿起来,老魏工作越来越忙。小魏还算省心,学习成绩不好不坏,也不惹事,正常的成长着。对门儿老刘家的儿子学习特别好,总是拿年级前几,和小魏是同一届,老魏也不觉得有什么,只是叶子开始暗暗和老刘的媳妇较劲,给儿子报了个补课班。那天下班吃完饭之后,叶子迟迟没起身收拾桌子,老魏打了个饱隔准备去沙发上看电视,叶子突然说:“有点事得和你说。”

叶子得宫颈癌了,老魏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焦虑。一向任劳任怨,坚强独立的他的妻子;叶子,突然就病倒了。他想不通,为什么会这么突然,是他忽略了什么早该注意的细节吗,或许是那一次叶子说肚子疼没去上班的时候、许是那天叶子切菜切到一半突然皱起的眉头、又或许是叶子夜里一个人靠在床头叹的无数次气。但他都忽略了,都忘记了,所以叶子现在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。老魏盯着那依旧冒着烟的烟囱,陷入了沉思,他第一次觉得那烟囱是这么认真用力地尽着自己的责任,一天又一天,一年又一年。

叶子的手术挺成功的,手术之后突然消瘦了下来,老魏也开始操心家里的事,他突然发现原来这样一个小小的家有那么多事情要操心。小魏升高中了,考去了大同,成绩突然好起来,也不需要大人操心了。周围有些人开始送孩子出国,老魏想了很久,和叶子商量了很久,决定送小魏出去读书,让他有机会去看看外面的世界,而不是这样草草一生。小魏就这样出国了,家里突然空荡荡的,叶子也不再织毛衣。老机组一组接一组得退休了,身边的人也一个接一个得退二线,接着退休。烟囱里的烟仿佛不如从前浓滚弥漫,老魏竟从中读出了英雄迟暮的悲壮。

新机组在山上,老机组就这样停运了,老烟囱拆除的那天,有好多人去现场微观,像是一场葬礼,大家来送自己的青年时代最后一程。这场缅怀从以前就已经开始,随着烟囱的倒地而落幕,一代人的一生不过如此。老魏躺在床上,慢慢思索自己这几十年的时光,恍惚中就这样度过了几十年。他后悔没有为老烟囱拍下最后一张照片,可似乎也没有这样做的必要。想着想着老魏就这样睡着了。

(文字:祝鹤

用户评论

已有0人评论,0人参与
    北京快乐8